<code id="xikox"></code>

    <acronym id="xikox"></acronym>

    高中物理網

    伽利略

    王尚老師微信

    伽利略

    伽利略是意大利物理學家、天文學家和哲學家,近代實驗科學的先驅者。伽利略是科學探索的鼻祖,為科學的發展與進步做出了卓絕的貢獻。伽利略被譽為“現代觀測天文學之父”、“現代物理學之父”、“科學之父” 及“現代科學之父”。伽利略號探測器以伽利略命名,它是第一個圍繞木星公轉的太空飛行器。2009年是伽利略第一個有記載﹑使用望遠鏡作天文觀測的第四百年,聯合國訂此年為全球天文年。

    伽利略

    伽利略于1564年出生,從年代上來看,比英國物理學家牛頓要早近一個世紀(牛頓出生于1643年)。伽利略的時代,人們爭相傳頌:“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伽利略發現了新宇宙”。今天,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對伽利略如此評價:“自然科學的誕生要歸功于伽利略,他這方面的功勞大概無人能及。”

    伽利略維護哥白尼的日心說

    在他還在世的時候,伽利略維護哥白尼學說這件事是具爭議性的,那時候大部份哲學家及天文學家還在不贊成(最少表面上是這樣的)地心說,也就是認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在他于1610年公開支持日心說之后,他受到一些哲學家和天主教教士的激烈反對,后者其中兩人更于不久后的1615年向教廷異端裁判所告發伽利略。盡管對他的指控當時都被撤消,但是天主教會還是于1616年2月對外宣稱日心說是“錯誤且有違《圣經》的”, 而且伽利略還被警告,說要他終止對日心說的支持──而他也承諾了會這樣做。當他后來在他最有名的著作《關于托勒密和哥白尼兩大世界體系的對話》(于1632年出版)中捍衛其觀點時,就受到了裁判所的審訊,被判定“有強烈異端嫌疑”,結果被迫放棄日心說,并在軟禁下度過余生。直到1741年伽利略被正式平反,教宗本篤十四世授權出版他的所有科學著作。在1992年10月31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對伽利略事件的處理方式表示遺憾。

    伽利略生平

    伽利略于1564年出生于意大利的比薩市,9歲時隨家移居到佛羅倫薩。青年時代伽利略入讀比薩大學,并于1589年成為該大學數學系教授。

    伽利略在研究運動學時研究過物體的等加速運動,這個課題在今天幾乎所有高中及大學的入門物理學程中都是必教的。他對觀測天文學的貢獻包括用望遠鏡確認金星的盈虧,發現木星最大的四個衛星(以他命名為伽利略衛星)以及觀測并分析太陽黑子。伽利略也曾研究過應用科學及科技,并改進了圓規的設計。

    伽利略

    伽利略為牛頓的牛頓運動定律第一、第二定律提供了啟示。他非常重視數學在應用科學方法上的重要性,特別是實物與幾何圖形符合程度到多大的問題。

    伽利略認為選擇得當的數學證明可以用來探索任何牽涉到定量性的問題。伽利略為自己提出的第一套力學問題,是那些牽涉到尺度效果的問題。在考察尺度效果時,伽利略研究了物質的數量,即后來叫做質量的量,后來又以同樣方式探索了牽涉到時間測量和速度測量的動力學問題。伽利略所研究的中心問題就是在重力影響下的落體運動問題,推翻了亞里士多德關于不同重量的物體下落速度不同的論點。

    根據亞里士多德的物理學,保持物體以勻速運動的是力的持久作用。但是伽利略的實驗結果證明物體在引力的持久影響下并不以勻速運動,而是每次經過一定時間之后,在速度上有所增加。物體在任何一點上都繼續保有其速度并且被引力加劇。如果沒有了引力,物體將仍舊以它在那一點上所獲得的速度繼續運動下去。這就是慣性原理。這個原理闡明物體只要不受到外力的作用,就會保持其原來的靜止狀態或勻速運動狀態不變。

    從慣性原理,伽利略發展了拋射體的飛行軌跡理論,從而表明數學證明在科學上的價值。他考察了一個球以勻速滾過桌面,再從桌邊沿一根曲線軌道落到地板上的動作。在這條墜落軌道上的任何一點,球都具有兩種速度:一個是沿水平面的速度,根據慣性原理始終保持勻速,另一個是垂直的速度,受引力的影響而隨著時間加快。在水平方向,球在同等時間內越過同等距離,但是在垂直的方向,球越過的距離則和時間的平方成正比。這樣的關系決定球走出的軌跡形式,即一種半拋物線,因此,一個物體以四十五度角拋出時,距離將最遠。

    伽利略發展一些儀器。他制造了第一個溫度計來測量溫度,而且用擺來測量時間,伽利略還改良了折射式望遠鏡,并使用望遠鏡進行天文觀測。

    1609年,伽利略聽說荷蘭米德爾堡的眼鏡商-漢斯·立浦喜(Hans Lippershey)造出了“望遠鏡”,可以將遠距離的東西放大,于是伽利略研究了合成鏡片的光學性質,造了幾具改進的望遠鏡自用。他用新式的望遠鏡進行天文觀測,發現太陽上有黑子,月亮表面的坑洞,并根據其邊緣影子的長度測算它們的高度。他還發現銀河是由許多的恒星組成。此外,伽利略還發現了金星的相,即金星也跟月球一樣有相位的變化,會從新月狀逐漸變為滿月;他也發現了木星的四顆衛星。這些發現都支持哥白尼的日心說,并嚴重地挑戰了當時羅馬教會所認可的托勒密古希臘天文觀與地心說。他將這些發現匯集撰寫關于托勒密和哥白尼兩大世界體系的對話,意圖平復反對的聲浪,以避免教會的制裁。1615年伽利略受到羅馬宗教法庭的傳訊,在法庭上他被迫作出承認自己錯誤的聲明。

    世人紀念伽利略

    2011年8月5日發射的無人太空探測船【朱諾號】帶有一塊2吋長2.8吋寬的鋁質紀念牌﹐上面鐫刻有伽利略的自畫像﹐以及他在1610年發現木星衛星的親筆觀測記錄。同一艘太空探測船上并帶有三個樂高積木人像﹐其中一個代表伽利略﹐其他兩個代表古羅馬神話的朱庇特(木星名字的來由)及他的夫人朱諾(朱諾號名字的來由)。

    著名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認為,伽利略對現代科學誕生的貢獻,比其他人都多。

    偉大的物理學家阿爾伯特·愛因斯坦稱他為現代科學之父。

    伽利略號探測器以伽利略命名,它是第一個圍繞木星公轉的太空飛行器。

    歐盟建造中的衛星定位系統﹕伽利略定位系統以伽利略命名。

    在經典力學里慣性系統(慣性參考系)之間的座標轉換稱為伽利略變換。

    伽利略雖不是國際單位制的單位,卻是一個加速度單位,常用于重力場的測定。

    因為2009年是伽利略第一個有記載﹑使用望遠鏡作天文觀測的第四百年,聯合國訂此年為全球天文年。

    伽利略在天文學的發現和對尼古拉·哥白尼學說的研究已經傳給世界一筆永存的遺產,這筆遺產包括伽利略發現并歸類的木星四大衛星(合稱伽利略衛星)。

    著名的比薩斜塔實驗

    伽利略斜塔試驗

    語文課文中有這樣的故事記載:在伽利略之前,古希臘的亞里士多德認為,物體下落的快慢是不一樣的。它的下落速度和它的重量成正比,物體越重,下落的速度越快。比如說,10千克重的物體,下落的速度要比1千克重的物體快10倍。1700多年前以來,人們一直把這個違背自然規律的學說當成不可懷疑的真理。年輕的伽利略根據自己的經驗推理,大膽地對亞里士多德的學說提出了疑問。經過深思熟慮,他決定親自動手做一次實驗。他選擇了比薩斜塔作實驗場。這一天,他帶了兩個大小一樣但重量不等的鐵球,一個重100磅,是實心的;另一個重1磅,是空心的。伽利略站在比薩斜塔上面,望著塔下。塔下面站滿了前來觀看的人,大家議論紛紛。有人諷刺說:“這個小伙子的神經一定是有病了!亞里士多德的理論不會有錯的!”實驗開始了,伽利略兩手各拿一個鐵球,大聲喊道:“下面的人們,你們看清楚,鐵球就要落下去了。”說完,他把兩手同時張開。人們看到,兩個鐵球平行下落,幾乎同時落到了地面上。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了。伽伸利略的試驗,揭開了落體運動的秘密,推翻了亞里士多德的學說。這個實驗在物理學的發展史上具有劃時代的重要意義。

    伽利略的所有試驗中,最著名的該算是“質量相異者同時落地”,這個試驗推翻了亞里士多德的關于落體速度與其質量成正比的理論。但事實上,并沒有紀錄表明伽利略真的做了這個著名試驗。有歷史記載的第一個完成這類試驗的人是斯臺文,在《自然科學史》中記載,荷蘭人斯臺文在1586年使用2個重量不同的鉛球完成了這個試驗,并證明了亞里士多德的理論是錯誤的。在斯臺文試驗的幾個世紀以后,阿波羅15號的宇航員大衛·斯科特1971年8月2日在無空氣月球表面上使用一把錘子和一根羽毛重復了這個試驗,證明且讓地球上的電視觀眾親眼看到了這兩個物體同時掉落在月球表面上。

    伽利略用于探索的精神

    有一個基本問題,幾千年來都因為它太復雜而含糊不清,這就是運動的問題……設想有一個靜止的物體,沒有任何運動。要改變這樣一個物體的位置,必須使它受力,如推它,提它,或由其他的物體如馬、蒸汽機作用于它。我們的直覺認為運動是與推、提、拉等動作相連的,多次的經驗使我們進一步深信,要使一個物體運動得愈快,必須用更大的力推它,結論好像是很自然的:對一個物體的作用愈強,它的速度就愈大。一輛四匹馬寫的車比一輛兩匹馬駕的車運動得快一些。這樣,直覺告訴我們,速率主要是跟作用有關.

    伽利略的發現以及他所應用的科學的推理方法是人類思想史上最偉大的成就之一,而且標志著物理學的真正開端。這個發現告訴我們,根據直接觀察所得出的直覺的結論不是常常可靠的,因為它們有時會引到錯誤的線索上去。但是直覺錯在哪里呢?說一輛四匹馬駕的車比一輛兩匹馬駕的車走得快些難道還會有錯嗎?

    假如有人推著一輛小車在平路上行走,然后突然停止推那輛小車.小車不會立刻靜止,它還會繼續運動一段很短的距離。我們問:怎樣才能增加這段距離呢?這有許多辦法,例如在車輪上涂油,把路修得很平滑等。車輪轉動得愈容易、路愈平滑,車便可以繼續運動得愈遠。但是在車輪上涂油和把路修平有什么作用呢?只有一種作用:外部的影響減小了,即車輪里以及車輪與路之間的那種所謂摩擦力的影響減小了……假想路是絕對平滑的,而車輪也毫無摩擦,那么就沒有什么東西阻止小車,而它就會永遠運動下去。這個結論是從一個理想實驗中得來的,而這個實驗實際上是永遠無法做到的。因為不可能把所有的外界影響都消除掉。這個理想實驗指出了真正建立運動的力學基礎的線索。

    比較一下對待這個問題的兩種方法,我們可以說,根據直覺的觀念是這樣的:作用愈大,速度便愈大,因此速度本身表明著有沒有外力作用于物體之上。

    伽利略所發現的新線索是:一個物體,假如既沒有人去推它、拉它也沒有人用別的方法去作用于它,或者簡單些說,假如沒有外力作用于它,此物體將均勻地運動,即沿一直線永遠以同樣速度運動下去.因此,速度本身并不表明有沒有外力作用于物體上。

    伽利略這個正確的結論隔了一代以后由牛頓把它寫成慣性定律。

    牛頓的話,如果說我比別人看得更遠些,那是因為我站在了巨人的肩上。英文原文:If I have been able to see further, it was only because I stood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 【Letter to Robert Hooke 】這里的巨人,應該指的是伽利略等人。

    人的思維創造出一直在改變的一個宇宙圖景。

    伽利略與天文學

    伽利略對科學的貢獻就在于毀滅直覺的觀點而用新的觀點來代替它,這就是伽利略的發現的重大意義。

    伽利略的貢獻

    1592年伽利略轉到帕多瓦大學任教。帕多瓦屬于威尼斯公國,遠離羅馬,不受教廷直接控制,學術思想比較自由。在此良好氣氛中,他經常參加校內外各種學術文化活動,與具有各種思想觀點的同事論辯。此時他一面吸取前輩如N.F.塔爾塔利亞、G.B.貝內代蒂、 F.科門迪諾等人的數學與力學研究成果,一面經常考察工廠、作坊、礦井和各項軍用民用工程,廣泛結交各行各業的技術員工,幫他們解決技術難題,從中吸取生產技術知識和各種新經驗,并得到啟發。

    在此時期,他深入而系統地研究了落體運動、拋射體運動、靜力學、水力學以及一些土木建筑和軍事建筑等;發現了慣性原理,研制了溫度計和望遠鏡。

    1597年,他收到J.開普勒贈閱的《神秘的宇宙》一書,開始相信日心說,承認地球有公轉和自轉兩種運動。但這時他對柏拉圖的圓運動最自然最完善的思想印象太深,以致對開普勒的行星橢圓軌道理論不感興趣。

    1604年天空出現超新星,亮光持續18個月之久。他便趁機在威尼斯作幾次科普演講,宣傳哥白尼學說。由于講得精采動聽,聽眾逐次增多,最后達千余人。

    1609年7月,盛傳一荷蘭眼鏡工人發明了供人玩賞的望遠鏡。他未見到實物,思考竟日后,用風琴管和凸凹透鏡各一片制成一具望遠鏡,倍率為3,后又提高到9。他邀請威尼斯參議員到塔樓頂層用望遠鏡觀看遠景,觀者無不驚喜萬分。參議院隨后決定他為帕多瓦大學的終身教授。1610年初,他又將望遠鏡放大率提高到33,用來觀察日月星辰,新發現甚多,如月球表面高低不平,月球與其他行星所發的光都是太陽的反射光,水星有4顆衛星,銀河原是無數發光體的總匯,土星有多變的橢圓外形等等,開辟了天文學的新天地。是年3月,出版了他的《星空信使》一書,震撼全歐。隨后又發現金星盈虧與大小變化,這對日心說是一強有力的支持。

    伽利略日后回顧在帕多瓦的18年時,認為這是他一生中工作最開展、精神最舒暢的時期。事實上,這也是他一生中學術成就最多的時期。

    20年來伽利略在物理學和天文學研究上的豐碩成果,激起了他學術上的更大企求。為了取得充裕時間致力于科學研究,1610年春,他辭去大學教職,接受托斯卡納公國大公聘請,擔任宮廷首席數學家和哲學家的閑職與比薩大學首席數學教授的榮譽職位。

    為了使科學免受教會干預,伽利略曾多次去羅馬活動。1611年他第二次去羅馬,目的在于贏得宗教、政治與學術界認可他在天文學上的發現。他在羅馬受到包括教皇保羅五世和若干高級主教在內的上層人物的熱情接待,并被林賽研究院接納為院士。當時耶穌會的神父們承認他的觀測事實,只是不同意他的解釋。這年5月,在羅馬大學的大會上,幾個高職位的神父公開宣布了伽利略的天文學成就。同年,他觀察到太陽黑子及其運動,對比黑子的運動規律和圓運動的投影原理,論證了太陽黑子是在太陽表面上;他還發現了太陽有自轉。1613年他發表了3篇討論太陽黑子問題的通信稿。另外,1612年他又出版了《水中浮體對話集》一書。

    1615年,一詭詐的教士集團和教會中許多與伽利略敵對的人聯合攻擊伽利略為哥白尼學說辯護的論點,控告他違反基督教義。他聞訊后,于是年冬第三次去羅馬,力圖挽回自己的聲譽,企求教廷不因自己保持哥白尼觀點而受到懲處,也不公開壓制他宣傳哥白尼學說,教廷默認了前一要求,但拒絕了后者。教皇保羅五世在1616年下達了著名的“1616年禁令”,禁止他以口頭的或文字的形式保持、傳授或捍衛日心說。

    1624年,他第四次去羅馬,希望故友新任教皇烏爾邦八世能夠同情并理解他的意愿,以維護新興科學的生機。他先后謁見6次,力圖說明日心說可以與基督教教義相協調,說“圣經是教人如何進天國,而不是教人知道天體是如何運轉的”;并且試圖以此說服一些大主教,但毫無效果。烏爾邦八世堅持“1616年禁令”不變;只允許他寫一部同時介紹日心說和地心說的書,但對兩種學說的態度不得有所偏倚,而且都要寫成數學假設性的。在這辛勤奔波的一年里,他研制成了一臺顯微鏡,“可將蒼蠅放大成母雞一般。”

    此后6年間,他撰寫了《關于托勒密和哥白尼兩大世界體系對話》一書(書影(見彩圖伽利略名著《兩大世界體系的對話》扉頁(1632))。中譯本,上海外國自然科學哲學著作編譯組譯,上海人民出版社,1974)。1630年他第5次到羅馬,取得了此書的“出版許可證”。此書終于在1632年出版了。此書在表面上保持中立,但實際上卻為哥白尼體系辯護,并多處對教皇和主教隱含嘲諷,遠遠超出了僅以數學假設進行討論的范圍。全書筆調詼諧,在意大利文學史上列為文學名著。

    教廷的迫害和伽利略晚年生活

    《對話》出版后6個月,羅馬教廷便勒令停止出售,認為作者公然違背“1616年禁令”,問題嚴重,亟待審查。原來有人在教皇烏爾邦八世面前挑撥說伽利略在《對話》中,借頭腦簡單、思想守舊的辛普利邱之口以教皇慣用辭句,發表了一些可笑的錯誤言論,使他大為震怒。曾支持他當上教皇的集團激烈地主張要嚴懲伽利略,而神圣羅馬帝國和西班牙王國認為如縱容伽利略會對各國國內的異端思想產生重大影響,提出聯合警告。在這些內外壓力和挑撥下,教皇便不顧舊交,于這年秋發出要伽利略到羅馬宗教裁判所受審的指令。

    伽利略

    年近七旬而又體弱多病的伽利略被迫在寒冬季節抱病前往羅馬,在嚴刑威脅下被審訊了三次,根本不容申辯。幾經折磨,終于在1633年6月22日在圣瑪麗亞修女院的大廳上由10名樞機主教聯席宣判,主要罪名是違背“1616年禁令”和圣經教義。伽利略被迫跪在冰冷的石板地上,在教廷已寫好的“悔過書”上簽字。主審官宣布:判處伽利略終身監禁;《對話》必須焚絕,并且禁止出版或重印他的其他著作。此判決書立即通報整個天主教世界,凡是設有大學的城市均須聚眾宣讀,借此以一儆百。

    伽利略既是勤奮的科學家,又是虔誠的天主教徒,深信科學家的任務是探索自然規律,而教會的職能是管理人們的靈魂,不應互相侵犯。所以他受審之前不想逃脫,受審之時也不公開反抗,而是始終服從教廷的處置。他認為教廷在神學范圍之外行使權力極不明智,但只能私下有所不滿。顯然,G.布魯諾的被處火刑和T.康帕內拉的被長期打入死牢,這兩位意大利杰出的哲學家的遭遇,給他精神上投下了可怕的陰影。

    宗教裁判所的判決隨后又改為在家軟禁,指定由他的學生和故友A.皮柯羅米尼大主教在錫耶納的私宅中看管他,規定禁止會客,每天書寫材料均需上繳等。在皮柯羅米尼的精心護理和鼓勵下,伽利略重行振作起來,接受皮柯羅米尼的建議繼續研究無爭議的物理學問題。于是他仍用《對話》中的三個對話人物,以對話體裁,和較樸素的文筆,將他最成熟的科學思想和科研成果撰寫成《關于兩門新科學的對話與數學證明對話集》。兩門新科學是指材料力學(見彈性力學)和動力學。這部書稿1636年就已完成,由于教會禁止出版他的任何著作,他只好托一位威尼斯友人秘密攜出國境,1638年在荷蘭萊頓出版。

    伽利略在皮柯羅米尼家中剛過了5個月,便有人寫匿名信向教廷控告皮柯羅米尼厚待伽利略。教廷乃勒令伽利略于當年12月遷往佛羅倫薩附近的阿切特里他自己的故居,由他的大女兒維姬尼亞照料,禁例依舊。她對父親照料妥貼,但4個月后竟先于父親病故。

    伽利略多次要求外出治病,均未獲準。1637年雙目失明。次年才獲準住在其子家中。在這期間探望他的除托斯卡納大公外,還有英國著名詩人、政論家J.彌爾頓和法國科學家、哲學家P.伽桑迪。他的學生和老友B.卡斯泰里還和他討論過利用木衛星計算地面經度的問題。這時教廷對他的限制和監視已明顯放松了。

    1639年夏,伽利略獲準接受聰慧好學的18歲青年V·維維安尼為他的最后一名學生,并可在他身邊照料,這位青年使他非常滿意。1641年10月卡斯泰里又介紹自己的學生和過去的秘書E.托里拆利前往陪伴。他們和這位雙目失明的老科學家共同討論如何應用擺的等時性設計機械鐘,還討論過碰撞理論、月球的天平動、大氣壓下礦井水柱高度等問題,因此,直到臨終前他仍在從事科學研究。

    伽利略于1642年1月8日病逝,葬儀草率簡陋,直到下一世紀,遺骨才遷到家鄉的大教堂。

    為了紀念伽利略發明折射式望遠鏡400周年,聯合國將2009年定為國際天文年。

    伽利略的文獻著作

    1585年—《天平》

    1587年—《小天平》

    1588年—《固體的重心》

    1610年—《星空信使》

    1615年—《關于兩種世界體系的對話》

    1640年—《關于兩門新科學的談話和數學證明》

    伽利略的故事

    伽利略1564年生于意大利的比薩城,就在著名的比薩斜塔旁邊。他的父親是個破產貴族。當伽利略來到人世時,他的家庭已經很窮了。17歲那一年,伽利略考進了比薩大學。在大學里,伽利略不僅努力學習,而且喜歡向老師提出問題。哪怕是人們司空見慣、習以為常的一些現象,他也要打破砂鍋問到底,弄個一清二楚。

    眼睛盯著天花板

    有一次,他站在比薩的的天主教堂里,眼睛盯著天花板,一動也不動。他在干什么呢?原來,他用右手按左手的脈搏,看著天花板上來回搖擺的燈。他發現,這燈的擺動雖然是越來越弱,以至每一次擺動的距離漸漸縮短,但是,每一次搖擺需要的時間卻是一樣的。于是,伽利略做了一個適當長度的擺錘,測量了脈搏的速度和均勻度。從這里,他找到了擺的規律。鐘就是根據他發現的這個規律制造出來的。

    失學了就努力自學

    家庭生活的貧困,使伽利略不得不提前離開大學。失學后,伽利略仍舊在家里刻苦鉆研數學。由于他的不斷努力,在數學的研究中取得了優異的成績。同時,他還發明了一種比重秤,寫了一篇論文,題目為《固體的重心》。此時,21歲的伽利略已經名聞全國,人們稱他為“當代的阿基米德”。在他25歲那年,比薩大學破例聘他當了數學教授。

    舉世聞名的落體實驗

    在伽利略之前,古希臘的亞里士多德認為,物體下落的快慢是不一樣的。它的下落速度和它的重量成正比,物體越重,下落的速度越快。比如說,10千克重的物體,下落的速度要比1千克重的物體快10倍。

    1700多年前以來,人們一直把這個違背自然規律的學說當成不可懷疑的真理。年輕的伽利略根據自己的經驗推理,大膽地對亞里士多德的學說提出了疑問。經過深思熟慮,他決定親自動手做一次實驗。他選擇了比薩斜塔作實驗場。這一天,他帶了兩個大小一樣但重量不等的鐵球,一個重100磅,是實心的;另一個重1磅,是空心的。伽利略站在比薩斜塔上面,望著塔下。塔下面站滿了前來觀看的人,大家議論紛紛。有人諷刺說:“這個小伙子的神經一定是有病了!亞里士多德的理論不會有錯的!”實驗開始了,伽利略兩手各拿一個鐵球,大聲喊道:“下面的人們,你們看清楚,鐵球就要落下去了。”說完,他把兩手同時張開。人們看到,兩個鐵球平行下落,幾乎同時落到了地面上。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了。伽伸利略的試驗,揭開了落體運動的秘密,推翻了亞里士多德的學說。這個實驗在物理學的發展史上具有劃時代的重要意義。

    制成了第一架望遠鏡

    哥白尼是波蘭杰出的天文學家,他經過40年的天文觀測,提出了“日心說”的理論。他認為宇宙的中心是太陽,而不是地球。地球是一個普通的行星,它在自轉的同時還環繞太陽公轉。伽利略很早就相信哥白尼的“日心說”。1608年6月的一天,伽利略找來一段空管子,一頭嵌了一片凸面鏡,另一頭嵌了一片凹面鏡,做成了世界上第一個小天文望遠鏡。實驗證明,它可以把原來的物體放大3倍。伽利略沒有滿足,他進一步改進,又做了一個。他帶著這個望遠鏡跑到海邊,只見茫茫大海波濤翻滾,看不見一條船。可是,當他拿起望遠鏡往遠處再看時,一條船正從遠處向岸邊駛來。實踐證明,它可以放大8倍。伽利略不斷地改進和制造著,最后,他的望遠鏡可以將原物放大32倍。

    證實哥白尼的“日心說”

    每天晚上,伽利略都有用自己的望遠鏡觀看月亮。他看到了月亮上的高山、深谷,還有火山的裂痕。后來又開始觀看太空,探索宇宙的奧秘。他發現,銀河是由許多小星星匯集而成的。他還發現,太陽里面有黑斑,這些黑斑的位置在不斷地變化。因此他斷定,太陽本身也在自轉。伽利略埋頭觀察,以無可辯駁的事實,證明地球在圍著太陽轉,而太陽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恒星,從而證明了哥白尼學說的正確。1610年,伽利略出版了著名的《星空使者》。人們佩服地說:“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伽利略發現了新宇宙。”

    伽利略的留世名言

    “追求科學,需要有特殊的勇敢,思考是人類最大的快樂。”

    “生命猶如鐵砧,愈被敲打,愈能發出火花。”

    “你無法教別人任何東西,你只能幫助別人發現一些東西。”

    “科學不是一個人的事業”

    “真理不在蒙滿灰塵的權威著作中,而是在宇宙、自然界這部偉大的無字書中。”

    “世界是一本以數學語言寫成的書。”

    “一切推理都必須從觀察與實驗中得來。”

    伽利略的部分著作

    《關于托勒密和哥白尼兩大世界體系的對話》

    《論兩種新科學》

    《星際信使》

    《關于太陽黑子的書信》

    《流體力學》

    《嘗試者》

    物理網對伽利略的評價

    我不是偉人,只是普普通通的物理老師,我是物理愛好者,但也許我的評價最能夠代表大眾。我對伽利略的評價是這樣的:

    如果沒有伽利略,那么牛頓運動定律就不是牛頓的,牛頓定律也許要晚三百年。

    沒有伽利略,天文學起碼要晚一百年。

    沒有伽利略,科學實驗起碼要晚一百年。

    沒有伽利略,哥白尼的日心學就不會在那個時期被人接受。

    伽利略是近代史第一位聞名世界的物理學家,也是物理的鼻祖。

    本文版權所有:高中物理網,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王尚老師微信

    掃碼關注王尚老師微信公眾號teacherws,免費獲取物理教學視頻資料。

       
    收藏這篇文章到:

    高中物理知識體系圖

    ? 2001 www.q6113.com 高中物理網
    伦理片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