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xikox"></code>

    <acronym id="xikox"></acronym>

    高中物理網

    楊振寧

    王尚老師微信

    楊振寧簡介

    楊振寧,安徽省合肥縣(今肥西縣)人,著名美籍華裔科學家、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

    其主要貢獻有:

    于1954年提出的規范場理論,并在70年代發展為統合與了解基本粒子強、弱、電磁等三種相互作用力的基礎。

    1957年楊振寧與李政道提出的“弱相互作用中宇稱不守恒”觀念被實驗證明,繼而同獲諾貝爾物理學獎。

    楊振寧在統計物理、凝聚態物理、量子場論、數學物理等領域做出多項貢獻。

    楊振寧

    楊振寧獲得的主要獎勵

    1957年楊振寧獲諾貝爾物理學獎(Nobel Prize, Physics)。

    除此之外,還獲得過美國國家科學獎章及擁有多項榮譽學位,還被譽為是“全才的三個理論物理學家之一”。

    1980年獲拉姆福德獎(Rumford Prize)。

    1986年獲美國國家科學獎章(U.S. National Medal of Science);

    1993年獲本杰明.富蘭克林獎章(Benjamin Franklin Medal);

    1994年獲鮑爾獎(Bower Award);

    1996年獲玻戈留玻夫獎(N. Bogoliubov Prize);

    1999年獲昂薩格獎(Lars Onsager Prize);

    2001年獲費薩爾國王國際獎(King Faisal International Prize)等。

    物理學家楊振寧先生

    楊振寧的少年時代

    楊振寧生長在中國中部一個圍有城墻的城市——合肥。當時,合肥只是安徽中部的一個小縣城(當時安徽省省會是安慶),這個城市的街道是沒有路面的,城門很窄,以致30年代第一部汽車開來時無法通過。

    那個年代大部分居民是文盲。由于閉塞,楊振寧直到6歲才第一次看見香蕉。

    少年時代對楊振寧學習影響最大的應該是他的父親。楊振寧的父親是當地中學的數學教師,他通過了一次獎學金考試,得以出國,去芝加哥大學讀書,回國后在廈門大學教書,以后去了北京的清華大學。

    楊振寧本人也追隨他的父親,走上了學術道路。他說:“我很幸運,上百萬和我同齡的人不是餓死就是面對軍閥混戰。”

    他住在北平一個學術性的社區內,沉浸在一個重視研究、重視知識的社區中。他的父親很快就發現兒子有數學天才,可是并沒有直接教他數學。楊振寧說:“父親的哲學是‘不要著急’。”

    在談天時楊父偶爾會向兒子提出數學難題。

    可是父親也認識到教育需要均衡,文理都要學習才能全面發展。在楊振寧念完中學初一時,父親請了一位同事來教他中國的古文。經過兩個夏天的緊張學習,年輕的楊振寧幾乎就能背誦孔子的門徒孟子的全部著作。

    楊振寧

    1937年日本入侵,楊振寧的家庭不得已離開北平,楊振寧的父親在昆明西南聯合大學任教。

    值得一提的是,幾十年后年輕的楊振寧也進了這所大學,受教于一些當時中國最杰出的科學家。他們之中有些以后去了美國,其中包括陳省身。陳省身現在已經從伯克萊加州大學退休,許多人都認為他是現在活著的最重要的微分幾何學家。

    在昆明時,楊振寧開始努力提高他的英文。他的學習方法是,不用字典來念英文小說。

    他選的第一本小說是斯蒂文森的著作《金銀島》。這部小說里有和大海有關的俚語,因而很難念。他花了一個星期,念完了這本書,接著念奧斯汀的《傲慢與偏見》。在熟讀這兩本書以后,楊振寧說:“以后學習英文就容易了。”

    楊振寧還有去西方世界的另一原因:他對美國初期的科學家兼政治家富蘭克林很崇敬,富蘭克林的自傳激勵了楊振寧。因此,楊去美國后他取名為富蘭克,并將第一個孩子的英文名字取為富蘭克林。

    楊振寧的中學求學

    中學時代的楊振寧聰明而早慧,數學念得非常好。

    有一天,他認真地對父親說:“爸爸!我長大了要爭取得諾貝爾獎!”從心底里盼望兒子有出息的楊武之,十分清楚諾貝爾獎的份量。

    他鼓勵兒子說:“好好學吧!”沒想到,這個玩笑,在西南聯大一傳十、十傳百地傳了開來,人們戲言:“楊武之的兒子數學很好,為什么不子從父業攻讀數學而學物理?哦,因為數學沒有諾貝爾獎!”

    楊振寧在高中時只讀過化學而沒有讀過物理,所以他報考聯大時考的是化學系。可1938年11月底入學后,他發現自己對物理學更有興趣,又轉到了物理學系。聯大1938年入校的新生里,16歲 楊振寧的楊振寧,是同學中年齡最小的一個。

    楊振寧

    此時的西南聯大,學生宿舍是土墻茅草房或土墻鐵皮房,教室是鐵皮頂的房子,下雨時會叮叮咚咚響個不停。教室的地面是泥土地,沒過多久就變得七坑八洼。

    窗戶沒有玻璃,風吹時必須用東西把紙張壓住,否則會被吹掉下來。聽課坐的是在椅子右邊安上一塊形似火腿卻只能放一本書的木板的“火腿椅”。但師生們苦中作樂,幽默地稱吃的摻帶谷子、稗子、沙子的糙米飯是“八寶飯”,穿的通了底的鞋是“腳踏實地”,前后都破洞的鞋是“空前絕后”。

    西南聯大在學制和課程編制上,采取“學分制”為主體的“共同必修課”和“選修課”三者結合的制度。大學本科四年,必須學滿130—140個學分(各系不完全一樣),經考試合格(任何一科都不準補考)才能畢業,因而不少學生考取聯大卻讀不到畢業。

    在聯大接受過教育的8000余人中,正式畢業生只有2522人(休學、參軍者不計在內)。到1942年7月畢業時,聯大物理學系最終完成學業者只有9人。

    楊振寧本科畢業獲理學學士學位后,考入本校研究院理科研究所物理學部讀研究生。讀研究生期間,楊振寧住在聯大昆中北院研究生宿舍。這棟宿舍是年久失修的二層小樓。與他同室居住的有凌寧、金啟華和顧震潮,黃昆和張守廉也偶爾來住幾天。這些中華民族未來的精英們聚于一起,在陋室里交談切磋,結伴探索著科學的奧秘。不過,楊振寧在讀時的物理學系和物理學部,教授們雖想方設法辦起了普通物理、電學、光學、無線電、近代物理等5個實驗室,但由于缺乏儀器,實驗不足,研究工作只好偏重于理論方面,教師們的研究成果也大多限于理論上的探討。

    1944年7月,研究院6位研究生畢業。此時,獲理學碩士學位的楊振寧才21歲,也是6位畢業生中年齡最小的。

    楊振寧在聯大短短的6年,卻對他的一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楊振寧于《讀書教學四十年》中回憶說:“我在聯大讀書的時候,尤其是后來兩年念研究院的時候,漸漸地能欣賞一些物理學家的研究風格。”

    “我在物理學里的愛憎主要是在該大學度過的6年時間里(1938—1944)培養起來的。”

    “西南聯大是中國最好的大學之一。我在那里受到了良好的大學本科教育,也是在那里受到了同樣良好的研究生教育。”

    楊振寧大事件年歷

    1922年

    10月1日生于安徽合肥。

    1938年

    考入西南聯大。

    1942年

    大學畢業,旋即進入西南聯大的研究院。

    1944年

    以優異成績獲得碩士學位。

    1945年

    赴美入芝加哥大學。

    1948年

    獲博士學位。

    1949年

    進入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做博士后。

    1956年

    和李政道共同發現宇稱不守恒。

    1957年

    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

    1971年

    在美國科學家中率先訪華。

    1986年

    返國參加中研院院士會議。

    1994年

    榮獲美國費城富蘭克林學院頒發之波維爾(Bower)獎。

    1996年

    獲清華、交通兩所大學頒授榮譽博士學位。

    楊振寧的婚姻情感

    楊振寧的結發太太是杜聿明的女兒杜致禮,2003年10月因病過世。2004年底至2005年初,82歲高齡的楊振寧與28歲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翻譯系碩士班學生翁帆再一次步入婚姻殿堂。

    楊振寧的子女

    1951年長子楊光諾出生,現為電腦工程師。

    1958年次子楊光宇出生,現為化學家。

    1961年女兒楊又禮出生,為醫生 。

    2000年,三個子女全部定居美國。

    下方為物理網編輯從網絡上節選的關于楊振寧的相關報道。

    楊振寧寫詩贊翁帆

    本段是2008年的報道。

    此前有媒體報道,現年82歲的楊振寧,今年11月5日與28歲的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翻譯系碩士班學生翁帆在北京訂婚,預計明年1月結婚。楊振寧形容翁帆為“上帝恩賜的最后禮物,給我的老靈魂,一個重回青春的歡喜”。楊振寧曾寫詩贊美翁帆輕盈靈巧可愛俏皮。

    報道還說,楊振寧和翁帆訂婚后,才將消息告訴他在美國的孩子和他的弟弟妹妹,他的親人都深表祝福。楊振寧的太太杜致禮去年10月因病過世。去年12月,楊振寧便從美歸來,定居清華園,在清華大學高等研究中心工作。這個學期,楊振寧還在為清華大學本科生講授普通物理課程。

    昨日,翁帆呆在自己住的地方準備論文,上午還接了一些汕頭大學老同學和熟人打來的祝福電話,下午她便開始拒聽電話,婉拒了所有媒體的采訪要求,因為她不希望對自己的生活有打擾。記者通過翁帆好友獲知,翁帆將和楊振寧溝通過后,再一起面對媒體。

    早期南方都市報對翁帆(楊振寧現任妻子)的報道

    下文系2004年的報道節選。兩人年齡相差54歲,楊振寧將其形容為“上帝恩賜的最后禮物”。

    據翁帆的同學說,翁帆身高1.60米,其人非常清瘦。她皮膚白晰,有一雙大眼睛,講話輕柔。她從小就長得像個洋娃娃,擁有不少男生喜歡的夢幻氣質。給人感覺“永遠長不大”,外貌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小幾歲。翁帆家在廣東潮州,家境屬小康水平,無論是上學或是工作后,她基本處于衣食無憂的狀態,所以也造就了她“纖塵不染、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

    提起翁帆,大家的說法都相當一致:“一個非常文靜的女孩子,很漂亮很溫柔,而且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大約只有20歲的樣子,待人接物也非常溫和”。翁帆的一位好朋友告訴記者,對于訂婚一事,翁帆本人守口如瓶。11月份訂婚以后,翁的表現也和以往一樣,沒有什么改變,大家知道了這件事以后問她,她也不說。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師告訴記者,今年暑假楊翁兩人一同外出旅游,在11月5日宣布訂婚,學校里很少有人知道此事。她的同學說,近段時間大家都在忙著找工作,但翁帆看起來沒有任何求職的“動作”,平時也似乎沒有太多壓力,可能有繼續深造讀書的念頭。

    清華為楊振寧舉辦90歲大壽

    著名物理學家、諾貝爾獎得主楊振寧2012年6月30日在清華大學度過了90歲生日,并獲得了校方贈送的刻有其重大貢獻的黑水晶一尊。 清華大學贈送禮物黑水晶上刻有杜甫的詩句“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水晶四周鐫刻著楊振寧的四個重要學術貢獻:“規范場理論”、“宇稱不守恒理論”和他在統計力學、高溫超導方面的成就。

    清華大學

    楊振寧從該校黨委書記胡和平手中接受了這一禮物,并答謝稱,自己活到90歲,一生接受過許多大大小小的禮物,這是此生獲得的“第二重要禮物”。

    楊振寧36歲的妻子翁帆在臺下靜靜坐著聆聽他發表感言。2004年二人結婚時,楊振寧曾說,“翁帆是上帝給我的最后一個禮物”,不知彼時 楊振寧教授和嬌妻翁帆“最后的禮物”是否亦是今日“最重要禮物”。8年過去,二人生活也可用“琴瑟和諧”形容。清華大學校方此前曾想為楊振寧90壽辰開一盛大慶祝會,被楊婉言謝絕,只同意辦一小范圍的“家宴”,請由他親自籌備的高等研究院諸位“家人”做一簡樸學術交流。該研究院由楊振寧2004年回清華大學創立并任名譽主任。清華高等研究院用系列學術活動紀念楊振寧90大壽。96歲的數學家林家翹,該校前任校長顧秉林、王大中等和楊振寧頗有淵源的學術大家聚集一堂,對楊振寧表示生日祝福。

    由楊振寧倡議建立的清華大學高等研究院28日至29日舉行了成立15周年院友學術交流會,25位曾在高等研究院學習和工作的院友帶來了多場專題學術報告,他們以豐碩的科研成果為楊振寧送上一份特殊的生日賀禮。清華大學校長陳吉寧說,已經運行15年的高等研究院對清華的改革創新具有重要影響。該校在人事制度上的許多改革,如教師年薪制和“非升即走”的試行,以及學生培養模式的改革,如“數理基科班”的設立和“清華學堂人才培養計劃”的實施等,都從研究院的探索和發展中獲得很多啟迪和經驗。

    網絡盛傳,分道揚鑣40年 楊振寧與李政道決裂始末

    一九五七年楊振寧與李政道因為「宇稱不守恒」理論的貢獻,成為率先獲得諾貝爾獎的中國人。但兩人多年后交惡,于一九六二年形同陌路的決裂分手,不但國際科學界引以為憾,日后在返回中國大陸貢獻科學成就的各種場合,楊、李不合也成為中國科學發展上的一件陰影。而兩位當代中國大科學家的對撞起因,即在一篇經典性論文的排名先后問題,有關諾貝爾頒獎過程的不同待遇,也種下兩人心結。

    今年是楊振寧八十歲大壽,科學報導作家江才健繼科學家《吳健雄傳》,再度執筆中國科學大師傳記,由天下文化出版發表《規范與對稱之美-楊振寧傳》。這本傳記不僅敘述了楊振寧的童年和成長歷程,也包括其親情生活與科學成就。最引人注意的章節之一即楊、李失合的來龍去脈。書中楊振寧也提出一九八九年、他寫給老師、已故中研院長吳大猷的信,那是兩人交惡多年后,楊振寧對老師報告兩人合作情形。

    而江才健也在作者后記指出,他曾去信給李政道希望能采訪他,李政道沒有回信,而過去香港電視臺制作楊振寧電視專輯時,李政道也拒絕了接受訪問。

    天才遇見天才惺惺相惜

    一九四六年楊振寧、李政道初次見面時,楊振寧已經是芝加哥大學名聲鵲起的一位天才研究生,一九四六到四九年楊、李關系非常密切,楊振寧在中國早已念完碩士,在芝加哥大學自然成為只念過二年大學李政道的兄長,李不管是選課,或者碰到不懂的問題,都會去請教楊振寧。

    兩人合作起于一九四九年,共同合寫第一篇論文,合作作者還有一位學者布魯斯。一九四九年楊振寧離開芝加哥到普林斯頓高等研究學院,楊振寧還向歐本海默推薦李政道,李接下兩年聘書與楊振寧做鄰居。

    楊振寧剛寫完一篇統計物理易新模型理論,李政道來了之后,兩人在此基礎上合寫兩篇統計物理學理論,第二篇論文結論,單位圓定理,在統計熱力學成為一個經典性的發展。

    論文排名先后種下心結

    兩人的不合關鍵,還在于這兩篇論文兩人的排名。為什么頭一篇楊振寧的排名在前,李在后,而第二篇是李政道在前。

    李政道自己在六十歲出版《李政道論文選集》一篇〈破壞了的宇稱〉指出,第一篇論文當中有兩個定理,「大部分是我證明的」。寫完那篇論文,楊振寧問他是否介意把他的名字放在我的前面,李寫道,「因為他比我年長幾歲。我對于這個要求感到驚訝。但是由于中國尊敬長者的傳統,我同意了。」后來李政道檢視科學文獻,認為這對他不公平,因此第二篇論文排名反轉過來,雖然那篇論文中間的單位圓定理最關鍵是楊振寧做的。

    楊振寧對于李政道在事隔多年以后,對于這個排名的問題的回憶,大吃一驚。因為楊振寧與李合作之前,和費德曼、蒂歐姆諾兩人合寫的論文都排名在前,且與李政道合寫論文都是他帶頭做,且論文也都是他執筆。而楊振寧確曾為了這個小老弟畢業后,發展不順利,為了幫助他,愿意將排名擺前。楊振寧的夫人杜致禮因女人「第六感」直覺阻止此事,認為李不值得信任,才會有一篇文章排名在前,一篇在后。這是兩人關系的第一次裂痕。

    13年合作終止形同陌路

    一九五六年兩人合寫一篇論文,得到諾貝爾獎,合作關系在近代物理科學歷史上,相當罕見。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長歐本海默說,他最喜歡看到的景象,就是楊、李走在普林斯頓草地上。

    楊、李親密關系轉為沖突,關系正式破裂,關鍵在于美一九六二年美國《紐約客》雜志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講到兩人如何研究弱作用中宇稱不恒守問題而得到諾貝爾獎的經過。報導的作者伯恩斯坦與李政道比較熟,楊振寧曾意識到李政道會藉這篇文章來歪曲他和李合作的關系,后來證實他這個想法,文章命名為〈宇稱的問題〉〔A Question of Parity〕。英文有雙關語的意思,外行人看起來變成「平等的問題」。

    楊振寧讀過訪問的稿子,曾請普林斯頓的歐本海默出面制止文章刊登,文章還是刊登了。兩人終于決裂,而科學界非常震驚。

    頒獎差別待遇陰影難消

    寫過愛因斯坦傳的科學家派斯說過,要了解楊振寧、李政道的決裂,須對中國文化有更多了解。派斯直覺猜測,楊李之間的兄弟情,有中國文化的義氣關系,這是問題的所在。

    李政道后來曾寫文章說了,一九五七年到瑞典頒獎,楊振寧問他,可否按年齡大小順序來領獎。

    后來外面也流傳說法,李政道對于頒獎時,楊振寧住最好的房間,他的房間就差一點,而且由楊振寧夫人杜致禮和國王走在一起,而不是他的夫人秦蕙君。

    兩人不諱言,諾貝爾獎的盛名在兩人關系投下陰影。物理學家戴森與楊振寧是鄰居,戴森兒子過生日,楊的大兒子楊光諾來他家,一個媽媽問他將來做甚么,只有七、八歲大的楊光諾回答,「我要一人得諾貝爾獎。」

    更有人說,他們是為了彼此太太們間的事合不來。楊振寧自己講過一個故事,他訪問中國,周恩來總理請吃飯,試圖想調解此事。周恩來先問,他們是否不合,楊說,是的。接著周恩來又問,是為夫人而不合?楊說,不是。聰明的周恩來就不說話了。文章由物理網(www.q6113.com)編輯整理,謝絕轉載。

    王尚老師微信

    掃碼關注王尚老師微信公眾號teacherws,免費獲取物理教學視頻資料。

       
    收藏這篇文章到:

    高中物理知識體系圖

    ? 2001 www.q6113.com 高中物理網
    伦理片中文字幕